片吧小说频道 > 玄幻魔法 > 风神宇宙之神之泪 > 第7章 层出不穷的疑问

第7章 层出不穷的疑问(1 / 2)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</b>真的是煎熬啊!在一个毫不相干的城市,没有一个认识的人。唯一认识的人,如今也成了天下最最不共戴天的人。那感觉就像是站在北×京的立交桥上,俯瞰车水马龙,却发现城市之大,却没有一点是自己的。

或许是哪个店铺在做活动,花花绿绿的,是有人在唱二人转。台上表演的是一男一女,女人腿上穿着红色缅裆裤,身上是一件绿色对襟小棉袄。从上到下一水的小碎花,脑袋上卡满了廉价的发卡,两条小辫直插云霄,红红的脸蛋几乎把本就不大的眼睛挤得没了位置。

小伙子倒是穿的利索,一条红短裤,一双破拖鞋,再也没有什么衣服了。个子不大,平头圆脸,肥嘟嘟的,草包肚子腆起来现出几分憨态。笨拙的做着各种动作,嘴里是些黄段子。

混在人群里抬头看着傻姑娘卖弄极好的歌唱技巧,还有那傻小子笨呵呵的搞笑。洪亮竟一时忘记了眼前的忧伤,仰着头张开嘴,和周围的人一起笑出了声。

他喜欢这种滑稽的表演,而这种表演在现今的二人转中却比比皆是。只是如今的二人转早已不是二人转,确切的说是故意犯傻卖丑,中间穿插各种模仿的表演。虽然没有了灵魂,但养家糊口之余仍能令人一笑,也就有了它存在的空间。

绿衣服的傻姑娘不停摆弄着两条翘上天的麻花辫,光膀子的傻小子绘声绘色讲述黄段子,时不时伸手要把仅有的一条短裤都脱下来。人们一阵阵起哄,不知是真的想看小伙子露出来的半个屁股再往下还有什么,还是想听傻姑娘那一声声甜的发腻的“好哥哥”。总之,在这里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,似乎生活本就应该这样漫无目的的消散。

他突然跳戏了,回想起小时候在济宁老家,村子里偶尔还会来小剧团表演,还能听到地道的山东快书。他很喜欢武松打虎的故事,只是时间久了,竟几乎记不起来了。反倒是陈风还能来上一段,声情并茂的,也搞笑的不行。

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后天到了,也就清楚了。

这一天,陈风感觉出奇的累。Z63次列车在晚九点左右开车后,他很快就失去了知觉。昏昏沉沉地,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他突然感觉有人在碰自己,被人抓着脚脖子在海面上飞的情景瞬间浮现在头脑当中。

忽的起身,慌乱中做好迎接雷击的准备,甚至在无意识间将戒指显现出来。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脑门上的一阵剧痛。没错,他的大脑袋撞在了列车的天花板上,只撞得头昏目眩,痛苦不堪地一声惨叫。然而来自下面的一声呼唤,却让他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尴尬。

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操着一口东北口音,可怜巴巴的对陈风说:“兄弟,待会再睡。我媳妇怀孕了。”他指了指对面下铺的女人,“你呼噜声太大,小孩吓得在她肚子里折腾……”

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也讪讪的微笑,两只手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,极力安抚尚未出世的孩子。

陈风完全不知道自己和对方说了些什么,只恨不得用脑袋撞碎天花板,钻到列车的夹层里去。早就有人说他打呼噜可怕,可今天这事着实令人不能预料。打呼噜吵醒人很正常,吓到孩子也很正常,可万一把胎儿震的早产,那简直是一大奇闻。

好在不久后卧铺车厢里的电灯就在一阵音乐声中熄灭,一切也随之归于沉寂。在灯熄灭的一瞬间,他清楚地看见孕妇用祈求而绝望的眼神望着他,双手死死按着肚子。不用她说什么,陈风也早已清楚了其用意。

然而问题也跟着来了。刚刚那狠命一撞,任凭有再大的困意,也早就被撞醒了。再者,那东北汉子的呼噜声绝对不会输给他。可奇怪的是,他老婆却没有因为自己男人的呼噜而不能忍受,那没出生的小崽子也照样老老实实地待在肚子里没出来。

“真是亲爹呀!”陈风心想,“不用问,这肯定是自己的种。”

在这雷鸣般的呼噜声中,陈风干巴巴的睁着两只眼睛。一会看一下手机,直到凌晨一点,还是没有睡的意思。

突然间,好像想到了什么。记得那天在礁石上,那个白衣服的女孩对他说,以后还会有人来找他,也许是雷神,也许是别人。难道说还有很多人盯着自己?一个雷神就险些要了他的小命,会不会还有更狠的?他猛地拍了一下脑袋,不敢再往下想。

“还有师父,师父是谁?”

最新小说: 曹家逆子(又名:三国之曹魏第一少主) 绝世武魂(又名吞噬武魂) 逆天丹尊 斗罗:无限抽奖系统(魂兽:开局抽到神级武魂) 神墓重生,开局就被圣女追杀 古道剑尊 至尊武魂 破天剑神 回到原始社会打天下 狂暴天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