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你是怪物(1 / 2)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</b>回到学校最初的这两天,陈风几乎没有下楼。在这最后一个暑假里,他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,也太熬人。还有小一个月才开学,按照最初的计划,他应该是跑出去挣点钱,或者去陕北坐在黄河边听那轰隆隆的水声。可是如今他却整天守着一堆方便面过日子,桌子上摆满了空可乐瓶。

老师联系过他一次,问他有没有开始写论文。有了前两年积累的数据,他毕业已经是没有问题了,但老师觉得他的数据可以做的更加系统一些,所以希望他能早点回学校,补充一些数据。

老师对他是非常好的,一来是因为他这两年做实验一直非常努力,科研能力也比一般的研究生强。二来是因为他是整个实验室十来个学生里唯一的男孩。谁能想得到,在这个理工科背景的大学里,化工专业的老师想招一个男学生竟然像求儿子一样难。

可是这一个暑假,他心里却一直懒懒的。不想下楼,不想去实验室,不想去找工作,不想去挣钱。只想闷在屋里,敞开门和窗户任凭热风穿堂而过,让汗水肆意全身流淌。

“哥们,有烟吗?天太热,不想下楼。”

顺着人声扭过头,在幽暗的门口矗立着一个白花花的人影。陈风一愣,鼠标在手里哆嗦了一下。下意识的去关掉视频,却失误的把播放器弄成了全屏。再去关闭似乎是来不及了,人影已经晃着一身肥肉走了进来,是斜对门宿舍里的河北小子。

“我去!这么有雅兴……”

就是这么“雅兴”!只见笔记本屏幕上人影晃动,两位艺术家正颠×鸾×倒×凤不知天地为何物。冰肌玉骨的美人迷离于天际,壮硕如虎的汉子挥汗如雨。即便刨除画面,即便刨除一声声娇×喘和低吼,仅是那猛烈的撞击声便足以让傻小子情火焚身。既然已经被发现,陈风也就没有再试图把电影关掉,只是不自然的翘起了二郎腿。只可惜这两条腿太过粗壮,翘起来也不能把身体抱成团,两条大腿中间环绕成一个碗,反倒把想要掩藏的东西竖了起来。

都是男人,到底发生了啥大家都清楚。来串门的小子没有多说啥,自顾自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烟,顺手递给陈风一根。烟雾缭绕,俩人就一边说笑一边抽烟,一边欣赏着羞于描述的影片。

送走了邻居,陈风关上了宿舍的们,顺手反锁了起来。回到电脑前手忙脚乱的脱下了黑色的内裤。一阵急促的呼吸过后,急匆匆打开空饮料瓶,伴随着熟悉的兴奋退去的,是袭来了一股莫名的冷静。

爬上床摆弄手机,在“应用商店”里翻看各种游戏。这些东西更新的节奏让他看不懂,在不久前他才刚刚学会了怎么玩火爆的DOTA,可是没过几天这个游戏似乎就落伍了,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LOL,大有取而代之的势头。就连手机上也繁星满天的钻出来好多游戏,看得人眼花。

嗡嗡两声振动,洪亮像是从人间蒸发的状态解脱了出来,终于想起来给傻小子发条微信。

“贱人,在哪浪呢?”

“学校。”

“咋这么快就回去了?”

“回来学习。”

“少装蒜。哥明天回去。”

“哦。”

他不喜欢黑漆漆的感觉,即便是在大白天也要把灯点亮。说不清楚为什么,要么是完全的黑暗,要么是彻底的明亮,陈风最最不能忍受的却是人们时常赞美的孤独的昏暗和幽深。

扔下手机,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,一条腿翘上了墙,两只眼睛死死盯住嗡嗡作响的日光灯。方才的一阵激情过后,身体里的小狼满足的打了个哈欠,小狗一样的偎在温暖的窝里舔了舔黑黑的鼻子。小狼渐渐睡去,一丝困倦也飘飘渺渺的向着陈风袭来。他也打了一个哈强,努力地伸了伸懒腰。

好像有一点不对劲,有什么东西粘在了肚子上面。伸手一抓,又黑又硬的毛上面沾满了黏糊糊的东西,是刚才在棍子里残留的东西流了出来。他还是有一点洁癖的,虽然平日里不干不净,但却不能容忍身上留有一点莫名其妙的东西。手里的粘稠和潮湿让他手足无措,身上那黏糊糊的一片也让他突然觉得尴尬。

可是就在他将要坐起来的时候,那熟悉的电流又一次贯穿了整个脑袋,这一次是超乎想象的疼。

猛地摔回床铺,抽搐着四肢抱成一团,汗水像流水一样浸满了全身。什么洁癖,什么尊严,在这蚂蚁噬骨一样的疼痛面前全部不值一提。紧咬嘴唇,拼尽一身的力气努力的不叫出来。叫出来又能怎么样呢?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他自己,躺在被汗水浸透的凉席上,凉席被宽厚的身体蹭的吱吱作响。

似乎是过了很久,又似乎是只有一瞬,那无法忍受的疼痛就像刚刚的突然降临一样,此刻已消失的没了踪迹。除了满身的汗水和手上残存的腥臭味,还有被踹到角落里的毛巾被,一切就像是没有发生过,就连他自己似乎都不记得方才的痛到底有多痛。

最新小说: 曹家逆子(又名:三国之曹魏第一少主) 绝世武魂(又名吞噬武魂) 逆天丹尊 斗罗:无限抽奖系统(魂兽:开局抽到神级武魂) 神墓重生,开局就被圣女追杀 古道剑尊 至尊武魂 破天剑神 回到原始社会打天下 狂暴天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