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疯狂的雨夜(1 / 2)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</b>几千年了,风神谷的夜晚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明亮。一团莹莹的蓝光,一团青白的电光。他们安静的躺在青石板上,沉沉的睡去。

古老的松林在山坡上遥望,它依旧在等待着峡谷的主人在这里生根发芽。它曾经看到过的,一个强壮的年轻人,带来了一个平凡的女人。女人在这里生下了他的儿子,儿子在这里降生、长大,最后随着女人离开,再也没有回来。

它就这样等着,眼看着花谢花开,眼看着冰封河化,眼看着雷电风雨,眼看着霰雪飘零。

数不清有多少年月,终于有一天他的子孙又来了这里。看着他每一次的到来都搞得遍体鳞伤,整个峡谷都布满了忧伤的空气。他不想死,峡谷中的一切也不希望他死。它依旧等着,等着他娶妻生子,带着一群儿孙在这峡谷中欢笑哭闹,结束亘古不变的命运,给这里留下一个永恒的主人。

午夜时分天空下起了大雨,瓢泼一样倾泻而下。洪亮被轰鸣的雨声惊醒,躺在墙角的青石上望着满目的黑暗出神。突然想起陈风的石床紧挨着窗户,便起身来看是不是被雨水打湿。

黑暗中的石屋里没有一丝光亮,他只能摸索着来到床边,却只摸到了石板上温热的雨水,陈风却不见了踪影。

闭上眼睛,用神的双眸寻找傻小子的踪迹,发现他正横躺在墙角平静地呼吸。他没有打呼噜,这让洪亮格外的惊奇。

可是地上的雨水越积越多,穿过地面上纵横交错的刻痕,马上就要把陈风泡起来。或许身为风神的他不会再生病,但他还是没忍住要把他叫醒——一只大脚登在陈风鼓鼓的肚子上晃来晃去。说实话,此时此刻我也觉得陈风醒来会宰了这个混蛋。

但他终究没把洪亮怎么样,只是飞起一脚从下向上的踢在洪亮屁股上,硬生生让一个雷神飞起来一米多,险些就一脑袋磕在青石的屋顶上。

“这床上的水都是你尿的?”

“你想喝吗?”

一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,在布满天空的乌云下撕开一道明亮的口子,转瞬间再无踪迹。一声霹雳紧随其后冲进了石窗,惊的人头皮发麻。陈风一步跳上窗前的石床,张开双臂拥抱漫天大雨。这夏天的雨水温暖的像是人的肌肤,让他想起了儿时在爷爷的小院,兴奋地踏着浑浊的积水。

又一道闪电从头顶闪过,陈风的身形瞬间变得清晰,在布满划痕的石壁上投下一个庞大的黑影。在这一刻,洪亮终于相信眼前的傻小子不是凡人,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神。强大却又脆弱。

不明白为什么,陈风突然变得非常兴奋,挥舞着粗壮的胳膊在窗前大喊大叫,发疯一样的扭着屁股,两只大脚丫子猛烈的跺着脚下的青石,溅起的水花重又飞到空中,随着刚刚泼下来的雨滴重重地摔在地下。

“不要跟着我,我没事!”

黑小子似乎并不在乎洪亮是不是听清楚了他的话,一个纵身从毫无阻拦的窗户跳出了石屋,在深夜的雨中向着河边跑去。

洪亮应该听到了吧,至少他没有跟着跑下来。隐约中,傻小子好像感觉到了一个迷惑的眼神,站在漆黑的石屋里,盯着他跑向的黑暗,久久的发呆。

这一路上的鹅卵石被大雨冲刷的格外光滑,卵石下的泥土被大雨泡的失了力量,每一脚踩下去都是一个深深的水洼。就这样光着脚在泥水中奔跑,就这样光着屁股在大雨中奔跑。终于一个趔趄,他一屁股坐在地上。站起来继续奔跑,又一个趔趄趴在了水里。然后再站起来,再摔倒……

往日平静的河水在山洪下宽广了不少,一脚踏进去,凶猛的水流险些将陈风卷进河底。稳住心神,定睛凝视滂沱大雨下汹涌翻滚的河水,万马奔腾的黑影向着峡谷的出口冲了过去。

不知是哪里来的亢奋,浑身的血液在这雷雨中澎湃。他想要做些什么,做些什么来表示自己能够活下去。他想要告诉世界,告诉世界他能够战胜那千秋万代不曾改变的命运。

但是他能做什么?他只有一副赤裸的身躯,只有满心激荡汹涌的血液,只有两只不知何处安放的双手。望着黑夜中冲向谷口的洪水,他只能放声嚎叫。

是原始的欲望吧!傻小子突然腆起了肚子,两只手扶着黑黑的雀×子狠狠地撒了一泡尿。在这夜雨中,他的尿和雨水混在一起冲进奔腾的河流,永远的融化在这天地之中。

只是那夜依旧漆黑,他依旧看不清这人世的未来。滚烫的血液在身体里乱窜,他无处宣泄,无法告诉这个世界他能够征服命运,他能够从这该死的命运里活下来。

最新小说: 万界神帝 曹家逆子(又名:三国之曹魏第一少主) 绝世武魂(又名吞噬武魂) 逆天丹尊 斗罗:无限抽奖系统(魂兽:开局抽到神级武魂) 神墓重生,开局就被圣女追杀 古道剑尊 至尊武魂 破天剑神 回到原始社会打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