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神或者魔(1 / 2)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</b>耀眼的电光刺破了凝固的安静。

洪亮抬起眼睛望向盘腿静坐的陈风,青白色的光芒正在他手中凝滞,刺痛了自己的眼睛。

他看不清,也不敢看。陈风的目光让他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他。在风神谷里,那是一次死里逃生,也是一次生死相伴。平白无故的,他便欠了陈风这样打一个人情。他不愿去面对,也不愿去想。挣扎着在他面前扮演曾经的角色,却看得出面前的人也不过是一个蹩脚的演员,戴着那个傻小子的脸,过着那个傻小子的生活。

那道光,就像是划破漫天彤云的闪电,深深地扎进洪亮的心里。他在等待,等待陈风下一秒钟的质问,等待他一把抓住自己带他到那个叫不出名字的沙漠里大打一场,等待他化水为刃刺穿他的胸膛,等待他咧开大嘴嚎啕出心中的委屈。

可是这一切的等待都没有出现,他等到的只是一条寒冷阴狠的法杖。是的,就是那条法杖。在生死之际从雷神手中夺下,藏在陈风手中的法杖。

“他拿走了。”傻小子缓缓的躺下,深深地呼出一口气。仰望着屋顶悠悠的说出了这么一句。“他抢走的戒指,吸走了我的法力。他应该能重写历史了。”

死一般的寂静,躺着的和坐着的就像是两尊雕塑,静止的好似时间都停下了流淌。只有那惨白的日光灯里微弱的电流在提示着他们,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真实。

“我不知道下一秒会是怎么样,他有了在未来与过去之间随意穿行的能力。”声音中有一丝颤抖,鼻息中有一点抽泣。“也许下一秒我就会忘了你,也许你从来都不认识我……我累了,不想和他打了。他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”

电流依旧在灯管里穿行,晃眼的灯光在法杖的电光下突然显得昏暗。托在手里,是一股沉甸甸的感觉,冰凉透骨,像是扎进了心里。

或许他应该否认,或许他应该承认。

但无论是哪一种回答,他都没有把握获得黑小子的谅解。只有等着,托着那冰凉刺骨的闪电,坐在杂乱的床上,等着他的质问。等来的,却只有灯管里吱吱的电流的声响,还有阳台外面迅速闪过的蝙蝠。

“他做不到。”耐不住等待的煎熬,洪亮终于开口了。

攥紧了拳头,湮灭了法杖的光芒。抬起头,看着房间另一头平躺的大汉。在他的印象里,傻小子从来没有这样平静的呼吸过。他的呼吸从来都是深沉粗犷,总是带着重重的声音。只有今天,只有此时,平静的就像是一个婴儿。

曾经的约定还是算数的吧?他还是能够做他儿子的干爹,退休后还是要和他下棋喝茶……

带他去找他朝思暮想的英子,应该会能够原谅他吧?虽然现在那牛子已经不是指着天,已经是软踏踏的一团,他还是可以重新信任他的吧?

陈风翻转了身子看着他,眼睛里写满了笃定,也写满了疑惑。他也在等,等着马洪亮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,也等着他说出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。

“什么时候?”

洪亮没有听懂陈风的问话,犹豫的微微扭头看着他,目光里询问那句话的意思,嘴唇却始终没有张开。

“你什么时候和他搭上的话?”

深深地呼气从洪亮的鼻子里慢慢冲了出来,最后的一点犹豫终于放下,许多事情迟早是要面对的。

“就在你回德州的那几天,”他说,“我在时空夹缝里瞎逛,走到了你们出生的那天。和他碰见了。”

“我看见他给一个小女孩系上一个手链。我刚想跑,他就把我抓住了。”

“他威胁你了?”

一切终于明了,就是在那个晚上,陈风坐在妈妈的床头,看着刚刚出生的自己。他碰不到那屋子里的一切,却……

原来那一晚赵旭早就到了,他一直都在。就在陈风愣神的时候,他找到了无人看顾的姐姐。那缚龙索就是他给她的。

他碰不到刚刚出生的自己,可是他的法力却冲破了时间的烟瘴,就像是那一天他把晨姮带到太爷爷的身旁。

“他带我去了未来,我眼睁睁看着我爹在我面前倒下,身边一个人都没有。”洪亮的声音有些颤抖,极力压抑着近乎崩溃的感情。“他说,要有你的法力才能救他。”

“怎么救他?”

“回到过去,他帮我把所有的隐患抹掉。你不会帮我。”

“不会。所以你帮他拿走我的法力,还拿病房里的小女孩做实验?”陈风坐起来,第一次用凶狠的眼光看着洪亮。

把头埋在手里,坚实的双肩猛烈的起伏。抽泣,泪水沿着指缝滴落,染湿了暗褐色的凉席。

病房里的女孩熟睡的模样就像是一根针扎在洪亮的心里。无数次的告诉自己,是陈风把女孩的生命化成了灰烬,却终究无法欺骗内心,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。

收起锋利的目光,傻小子端详着厚厚的大手。不经意间,这双手已然染满鲜血。无论是病房里的女孩,还是未来中的朋友,都在这双手下消失无踪。

最新小说: 万界神帝 曹家逆子(又名:三国之曹魏第一少主) 绝世武魂(又名吞噬武魂) 逆天丹尊 斗罗:无限抽奖系统(魂兽:开局抽到神级武魂) 神墓重生,开局就被圣女追杀 古道剑尊 至尊武魂 破天剑神 回到原始社会打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