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温暖与恐怖(1 / 2)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</b>当太阳的温暖实实在在的驱散了谷中的寒气,笑声终于又充满了峡谷。抛下依旧翻滚着山洪的河流,陈风一脚深一脚浅的向着石屋走去。也不管洪亮在这风神谷里找地方拉屎,他只是有一点感动,原来他眼中的杀气是为了要把自己从那几乎注定的命运中解脱出来,要和他一起面对近乎于早已铸就的未来。

可是洪亮并不知道,那个和陈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到底有多可怕。七百多年前,十三位天神拼尽全力才勉强制服他。如今众神凋零,他是第一个得以觉醒的神族后人。至于其他人,要么蹒跚学步形同凡人,要么还没出生,而这也只是最理想的猜测,到现在为止很可能都没能找到。仅剩的几位师兄弟也身负重伤,几百年来未曾痊愈,隐没深山不问世事。

如何才能斗下去?洪亮根本不知道他的可怕。好在天神的落日弓射死了金乌,如今他的宝剑似乎也不在身边……

心中一阵绞痛,伴随着从脖颈穿透眉心的电流,陈风摔倒在那一片清新的泥泞之中。那个人,那个时时刻刻想要了他性命的人,是他血脉相连的哥哥。二十三年,陈家人不知道他到底在哪,过得怎么样,就像他也不知道陈风是否活的快乐。

周身滚满泥水,双手抱住光溜溜的脑袋痉挛。初初萌芽的头发倔强地挺立,铁刷子一样剐蹭着路边的草丛。紧闭着双眼努力的呼吸,心中明白,只消片刻就可以恢复如常。就在这短暂的朦胧之中,似乎看见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,一样的强壮,一样的黝黑。有那么一刻,他真的希望能扭转过往,重塑生命。或许并不只是一刻,自从那一夜与赵旭在出生之夜相遇,他就一直在期盼着再一次的重逢。只是每一次的重逢都必将伴随拼命的厮杀,他在躲,在逃。

晨姮来了,就在刚才。在泥泞中翻滚的陈风清晰地感觉到峡谷的空气在震颤,是她闯了进来,很快就又退了出去。

满身的黄泥夹杂了细碎的沙砾,滚在身上像是贴了一层毛糙的砂纸。每一步,砂纸都在狠狠摩擦新生的皮肤,是一阵无法描摹的感触。

当他看到摆在石屋外那块青白石头上的吃食,陈风终于证实了心中隐隐的疑惑。就在方才,他分明感觉到这次的头痛不同于往日,迷蒙之中的自己似乎做了什么有别于寻常的事情。

只见那装着吃食的篮子稳稳地端坐在青白的石头上,那是他们的方桌。可是那方桌连同周围镶在山腰的石凳,都已经四散歪斜不成格局。看到眼前的情景,一边的嘴角向上翘了翘,似乎是笑容,转瞬却凝滞在脸上,不自然的光在眼睛里流转。

“我和他的对决就要来了吧?”他心想。

身旁突然现身的洪亮把原本安稳的空气挤出了一阵风,吹得那盛着早饭的篮子在并不平整的石头上摇晃欲坠。他看了看陈风,又看了看倾倒的石桌,猛地冲着陈风的肩膀捶了一拳,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。

伸手在篮子里翻找,又是包子。晨姮似乎对包子情有独钟,而且执着的用着古老的物件。那精致的柳条篮子经历了年月,早已失了原本的柔嫩颜色,却依旧看得出是花了心思在里边的。

“刚拉了屎,你洗手了吗?”

“不洗手也比你干净。”

举着包子又看了一眼陈风,从上到下满身似干未干的黄泥,脸上挂着几道手指划过的粗粗印记,是爬起来擦脸的时候留下的。配着圆圆的脸,倒像是描画了老虎花纹的幼×童。皱着眉瞪着自己,一脸的不服气。

洪亮伸手从山巅林间剥落了残留的雨水露珠,飘浮空中竟成了无尽水流将陈风环绕在当中,把身上的泥土冲刷的干干净净。

毫无准备的被他这么一折腾,陈风鼻子里却进了不少的水。水流带着泥沙落回地面的时候,他却弯着腰挣扎的呼吸。

“你想呛死我呀?”

“给你洗澡还这么多废话?嫌水大呀?来,过来,我尿着给你洗。”

最新小说: 曹家逆子(又名:三国之曹魏第一少主) 绝世武魂(又名吞噬武魂) 逆天丹尊 斗罗:无限抽奖系统(魂兽:开局抽到神级武魂) 神墓重生,开局就被圣女追杀 古道剑尊 至尊武魂 破天剑神 回到原始社会打天下 狂暴天魔